管材管件

中國最大塑料袋廠身后事

2018-12-13

作為首批招商引資項目而落戶的華強,其轟然倒下,對當地來說不亞于一場地震

  3月6日,豫南小城遂平,小雨。

  數十位工人再次冒雨聚集到縣政府大門前,他們曾經是河南省遂平華強塑膠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遂平華強”)的員工。一個多月以前,這家年產量25萬噸、年產值22億元、被譽為“中國最大塑料(13905,-190.00,-1.35%,)包裝袋生產廠”的企業,突然由其母公司廣東南強塑膠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廣東南強”)正式宣布停產轉讓。

  廣東南強在河南省漯河市和遂平縣擁有兩家工廠,此次兩家工廠的突然關閉,導致該企業在河南的近2萬名工人下崗待業。

  “今天到縣政府是為了讓政府幫我們解決問題。”唐慶華說。

  唐慶華是遂平華強下崗工人維權小組組長,在經歷了企業曾經的輝煌之后,突如其來的失業讓他感覺迷茫——相較于之前普遍高于本地其他企業的工資,再對應2008年1月1日起實施的《勞動合同法》相關條款,工人們無法接受僅為月工資60%的微薄補償。

  廠方應該補償更多——之前政府曾經承諾會就此幫助他們向企業討一個說法。3月6日是唐慶華們與政府約好協商的日子。

  但是那一天,當唐慶華打電話給負責處理華強問題的遂平縣常務副縣長趙峰時,卻聽說縣長并不在遂平。

  預謀撤退?

  在雨中等候一整天卻愈發覺得前途未卜的,并不只是唐慶華。

  自工廠宣布停產轉讓之后,胡秋營向工友們已多次前往縣政府和工廠爭取更多補償,迄今未能看到轉機。

  情勢是如何急轉直下的,胡秋營并不清楚。他只記得,2008年1月18日,他接到了放假兩天的通知,休假結束之后卻發現工廠不讓進了,而在4天之后,他卻在工廠大門口的墻上看到了一張公告:公司宣布于2008年2月1日解散。

  然而,這一切并非無跡可尋。

  早在2007年11月,胡秋營就聽說了公司決定改制的消息——要求全體員工入股企業。“我們對這方案并不感冒,一方面咱沒那么多錢,更重要的是不清楚公司的資產狀況。”

  根據胡秋營了解到的信息,當時公司花30 萬聘請了律師和會計師,設計了幾種改制方案,其中包括轉讓和全員入股。

  隨后網上出現了遂平華強、漯河華強整體轉讓的信息,轉讓價格為2.8—3.5億元,期限為2007年11月13日至2008年11月13日。

  2007年12月,漯河華強和遂平華強已開始變相裁員:由于每年1月31日是華強大部分員工續簽下一年合同的日子,因此工廠規定,凡是合同到期的一律不續簽,請假、曠工的全部勸辭。

  即便如此,當時仍然沒人想到這家中國最大的塑膠企業會停產。改制和裁員在工人們看來,不過是為了應對即將到來的《勞動合同法》——對于勞動密集型企業而言,這部法律無疑會大大提高企業的用人成本。而對于1995年建廠的遂平華強、1998年建廠的漯河華強來說,都有大批工齡在10年以上或者接近10年的老員工。根據該法,連續工作10年以上的員工,應簽訂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

  但是,2007年12月31日,國務院辦公廳下發了《關于限制生產銷售使用塑料購物袋的通知》,規定從2008年6月1日起,在全國范圍內禁止生產、銷售、使用厚度小于0.025毫米的塑料購物袋。而華強的產品90%以上屬于國家禁止生產、銷售和使用的超薄塑料袋。

  聯想到之前工廠的變動,工人們紛紛揣測老板陳殿成可能要準備甩手不干了——作為全國塑料品協會的理事長,他應該早就知道這政策的出臺。

注定要離開

  顯然,面對成本的提高和政策的改變,這家中國最大的塑料(13905,-190.00,-1.35%,)袋生產企業缺乏消化能力——在經過10多年的運營之后,機器設備已十分陳舊。如果要對設備進行改造,生產符合國家標準的塑料袋,需要巨大的投資,而華強這兩年的業績一直不好。

  “2007年,漯河華強虧損了400萬,2006年虧損達到2000多萬。”漯河市中小企業服務局局長張合周介紹說。

  關于虧損原因,很多了解華強的業內人士普遍認為,一方面是因為原材料價格的上漲,一方面是因為越來越重的稅負。華強為了減輕自己的稅負,曾以萬名職工的名義給國務院和國家工商管理總局寫信請求對勞動密集型企業減稅,但是并沒有效果。而一些同樣生產塑料袋的小廠和個體戶則可以偷稅漏稅,為此,華強曾多次公開表達了對稅負z政策的不滿。

  除此之外,亦有傳言稱華強的退出與企業和當地政府的緊張關系有關。

  2002年,廣東南強曾與漯河市政府發生官訟。

  1998年廣東南強在漯河市建廠時,曾在協議書中與政府協定:到2001年底,若公司所辦塑膠工廠及回收企業可達到月合共用電量700萬度、用工600人、年繳增值稅2000萬元、年產值6億元時,漯河市政府應將漯河電廠交付給廣東南強無償經營使用。

  但到2001年底,當廣東南強在漯河的投資達到了協議書規定的各項指標之后,漯河電廠的交付卻因電廠職工的強烈反對而未能履行。

  2002年2月,廣東南強公司向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而根據河南高法裁決,拒不交付電廠的漯河市政府需向公司賠償3800萬元。

  另外,早在1999年,因為征地問題,漯河華強還曾與當地毛寨村委發生訴訟,最終以敗訴告終。

  對于坊間流傳的漯河華強和當地政府之間的微妙關系,負責處理華強事務的漯河市市長助理杜光全給予否認,他表示雙方關系一直很好,這絕不可能成為導致華強退出的原因。

  “他現在是真的不想做實業了,太累,身體又不太好。”杜光全談及和廣州南強老板陳殿成的會面。

  張合周也認為政府和企業之間沒有任何矛盾。“不過企業和政策不是完全一致的,企業有自己的利益,政府有管理的必要。”

  而漯河華強方面對此的表述則很有意思,在他們看來,隨著企業規模的擴大和盈利能力的提高,企業和政府之間的合作不可能似往日般親密無間。“像華強這樣的企業,政府來辦事不舍得出招待費,也不拿錢配合政府的相關活動。政府對我們很反感,我們也不買政府的賬。”漯河華強的一位中層表示。

  于是,離開就變得順理成章。

  人力包袱

  但華強的撤離對于當地政府來說卻并非一個簡單問題。

  停產前,漯河華強有工人1.14萬,在漯河當地的企業用工人數僅次于雙匯集團。2007年華強向漯河市上繳稅收9700多萬。遂平華強則有職工7000人左右,是當地最大的企業,上繳利稅占到遂平稅收的一半以上。

  華強的停產不僅會對當地GDP和財政收入產生不利的影響,還將造成大量的員工失業。由于停產的時間恰值春節前夕,為避免近2萬的工人產生負面情緒,政府迅速介入。

  在提前得到華強即將解散的消息后,漯河市政府立即成立了以市長助理杜光全為組長,包括相關職能部門一把手在內的駐華強工作組。他們先是奔赴廣州與廣東南強協商能否保留工廠,被明確拒絕之后,又迅速啟動了招商程序。其間,漯河方面還找到遂平華強希望能夠將企業聯辦下去。另外,為解決工人與華強之間的勞動糾紛,漯河市政府還請來了一個法律顧問小組。最終使勞資雙方簽訂和解協議——由漯河華強補償工人月平均工資的60%。

  不過,由于華強屬于招商引資來的受保護企業,漯河與遂平當地的勞動部門對其工廠參保率和養老保險繳納的監管均比較松。在漯河華強1.14萬名員工中,參保人數不足3000人。而遂平華強的7000多名員工中,參保總人數僅有1000多人。

  因此,漯河市政府只能從地方財政上撥款,來負責所有下崗工人養老保險和失業金的賠償。最終,91%的職工簽了和解協議。

  另據漯河勞動局局長王建介紹,政府為此緊急組織過一場招聘會,包括漯河本地“龍頭老大”雙匯集團在內的兩家企業一共聘用了2000多人,部分緩解了失業職工的情緒。

  遂平的選擇

  相較于漯河,遂平需要解決的問題更多。

  1995年落戶當地的遂平華強,是該縣首批招商引資項目,也是目前遂平最大的企業。這樣一家企業的轟然倒下,不亞于一場地震。

  但是,與漯河一樣,由遂平常務副縣長趙峰帶隊的協調小組最初也曾奔赴廣東南強談判,在挽留企業未果之后,只能與遂平華強協議補償工人月平均工資的60%。

  而當地勞動部門按照《勞動合同法》計算出遂平華強拖欠的養老、失業保險金以及各種加班費用高達1.8億元,這是一年稅收收入還不到1.5億元的遂平所無法負擔的,遂平根本無法像漯河一樣利用地方財政撥款解決。

  因此,雖然遂平華強的撤離標志著遂平縣政府首批招商引資的失敗,一度引發政府關于以后應引進高科技、無污染產業的思考。但最終,考慮到遂平仍不屬于具備發展高科技、無污染產業條件的中部欠發達地區,當地政府還是決定保衛華強。

  據遂平縣政府人士透露,目前政府已決定支持工廠現有管理層低價收購塑膠廠。

  不過,盡管之前雙方的談判一度很好,廣東南強也表示愿意將工廠低價轉給現有管理層,但后來情勢陡變,廣東方面聲稱不解決員工問題就免談,而他們解決問題的方式就是走法律程序。廣東南強甚至告訴自己還在遂平處理善后工作的管理層,不要忘記,他們現在還在拿廣東南強的工資。

  “和華強有什么可談的?停產、轉讓都是企業自己的行為,其他問題都走法律程序。”趙峰說。

  3月5日,遂平華強。工廠大門旁邊貼著機器轉讓的價格信息以及催促工人前往簽訂“補償月平均工資60%”的和解協議。

  來自湖南長沙的兩輛卡車準備進廠拉貨——華強的突然倒下,對很多銷售塑料袋的企業來說成為一個良好的商機,遂平華強的少量存貨頓時成了香餑餑。

  而另一邊,工廠大門周圍依舊有不少工人徘徊。對于他們來說,存貨可以賣,但不能讓工廠隨便變賣機器——這些并不值錢的機器成為他們想象中能夠得到賠償的籌碼。

  已有不少日子難以為繼的前遂平華強員工已經簽訂了這份協議。對于他們來說,時間是最寶貴的。他們中有不少人去了相鄰的西平縣,那里有不少作坊式的塑料袋生產企業。華強的倒下,也給了這些小企業一個發展的機會。“雖然超市會用國家標準的塑料袋,但是那些菜市場什么的,誰管啊?”一個工人說。

  3月10日下午4點是和解協議簽訂的最后期限。唐慶華和600多名職工仍然沒有在上面簽字。他們已經聘請了律師,決定走法律訴訟的道路。而遂平縣的最新消息,則是在縣城西邊的開發區,上馬一個由政府牽頭組織、華強管理層具體運作的新塑料袋生產項目。“這個事情已經基本定下來了。”遂平縣中小企業服務局局長徐俊彥肯定地說。


標簽

上一篇:沒有了

最近瀏覽:

相關產品

相關新聞

聯系我們
CONTACT US

祥龍塑膠網站二維碼

掃一掃關注我們

v1.png融僑廠區:福清融僑經濟技術開發區福玉路

v1.png新厝廠區:福建省福清新厝鎮蒜嶺工業區

v2.pngwww.nonfrw.live

v3.png0591-85371307(管材管件、樹脂瓦)  

v3.png0591-22160116(集成墻飾)

v4.png[email protected]

武汉麻将红中赖子杠下载